图片 1

北京时间4月12日凌晨,正在驶往球场准备踢欧冠的多特蒙德一行所乘坐的大巴遭到袭击发生连续三次爆炸,多特的中卫巴尔特拉因此受伤送院。爆炸发生后,多特和摩纳哥的欧冠1/4决赛首回合被迫改期。这一意外也让国际体坛和欧洲足坛受到很大冲击,包括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德国足坛的众多球员、教练都站出来发声,对多特和巴尔特拉表示慰问。

多特蒙德球星沙欣在theplayerstribune发表了一篇亲笔文章,回顾了球队今年所经历了爆炸事情,并和球迷们分享了所谓真正的热爱……相信我,看完沙欣的这篇文章,你也会爱上多特蒙德。

图片 2

图片 3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通过社交平台发布消息,“今天所有的体育迷都联合在一起站在多特蒙德的背后。”
作为多特的竞争对手的拜仁主帅安切洛蒂表示:“我们都要支持多特蒙德,希望巴尔特拉早日恢复!”效力于拜仁的巴尔特拉的同胞哈维-马丁内斯:“巴尔特拉,希望你尽快回复,明天能够上场!”
多特的德比死敌沙尔克04队长赫韦德斯,“虽然分颜色,但联起手来对抗暴力!祝福巴尔特拉和多特全队!希望大家都好好好的。”

在每一场重要的欧冠比赛开始之前,我都有一个习惯。无论是主场比赛,还是客场比赛,我都会选择在酒店里吃午餐,随后和我的队友喝一杯咖啡——这个人通常会是施梅尔策。之后,我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放点音乐。我会静静躺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随后……我会深呼吸。我能感觉自己的胸口上下起伏,随后我开始想象下一场比赛的画面,我踏上球场的样子。我只需小憩几分钟的时间——但我真的需要这几分钟的休息。在那之后,我会给自己的妻子打个电话,确保她安好。最后,我会关掉手机,离开酒店,登上球队的大巴。

除了球员和教练个人外,德甲的拜仁、勒沃库森、沙尔克、柏林赫塔、沃尔夫斯堡、汉堡、霍芬海姆等队,欧洲的阿森纳、巴塞罗那、里斯本竞技、波尔图、马竞等队也通过官方发表声明表达对多特蒙德和巴尔特拉的慰问,并且祝愿巴尔特拉尽快康复。
多特CEO瓦茨克呼吁球队在这样的变故发生后更要紧密团结在一起,“球队大巴遭到爆炸袭击,全队都很震惊。你脑海中很难忘掉这一幕。我希望球队周三能够完成比赛,在这样艰难的时刻,全体多特蒙德人一定要团结在一起。”
多特蒙德虽然是受害者,但俱乐部也为远到而来的摩纳哥球迷提供便利。因为比赛延期,不少摩纳哥球迷并没有预定酒店,有露宿街头的可能,多特球迷们自发愿意接纳远到而来的球迷们。多特官推发布,“亲爱的摩纳哥的支持者,如果你们需要在多特蒙德住宿,请联系#bedforawayfans
#bvbasm!”

2017年4月11日晚上——这个夜晚,我们本身要迎来对阵摩纳哥的欧冠四分之一淘汰赛比赛——我还是一如既往做着这些事情。

图片 4

多特蒙德,从酒店开始威斯特法伦球场通常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你有足够的时间和身边的队友随意地闲扯几句。我旁边坐的是马赛尔,我记得大巴出发后,他让我给他从旁边的架子上拿瓶水。我刚刚拿好水,随后……蹦!车窗口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慢动作进行。我不知道周遭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可以说…有些懵…我猜是这样的。但我的脑海里在高速运转着。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我想到了自己的整个人生,我想到了死亡——但我也想要继续活下去。随后我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我五岁大的儿子还有一岁大的女儿浮现在我的眼前,还有我的妻子。我能感觉到他们好像就在我的身边。

我的意识突然回到了现实之中……我清楚自己在哪里。我转过身,看到了我的队友巴特拉,他的胳膊一直在流血…很糟糕…我抬起头,看到了他的眼睛。我永远无法忘记他的眼神。黯淡,恐惧。我看到身边的队友纷纷从他身后站起来,我尽可能地全力嘶吼道:“蹲下!蹲下!离窗户远一点!”

我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是否这一切已经结束了。我朝着大巴的司机大声吼道:“不要停车!快,别停车!继续往前开,我们得换个地方!”

我当时想,或许会有人试图登上球队的大巴,你们知道的……这些恐怖分子会杀了我们所有人。

大巴车移动了十几米的距离,虽有我们稍稍安定下来,我们看看窗外有没有人。我有些耳鸣,但我还活着。我赶紧打开手机,给我的妻子和妈妈打了电话。我告诉她们我没事情——但准确地来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挂了电话,环顾了四周,大家都还待在原地…就那个样子。没人动,也没人说话。当我下了大巴的时候,我没有回头看…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几分钟后,有人递给我一个手机。是马克的妻子,除了马克,我是队内唯一一名会说西班牙语的,所以只能由我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我只能尝试着向她解释。我告诉她,马克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们都不清楚他究竟伤得有多严重。我听到电话那头的她哭了,我这辈子也无法忘记如此撕心裂肺的哭声,永远也无法忘记。即便是我最痛恨的人,我也不希望她遭遇当下此刻的悲伤。

下了大巴后,我没有哭——周遭的一切让我震惊,我尝试着深呼吸。

图片 5

我们步行回到了酒店,全程沉默,随后我静静开车回家。没有收音机,没有音乐——紧闭的车窗,一路上我只能听到车子的引擎声。这整段路程尽是折磨,从我们下大巴到我回到家里,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一个小时里,我好像一直在深呼吸。

停好车,我沿着人行道走了几步……我看到我的妻子和孩子们站在门口等我。我停住了脚步——看了他们几秒钟。随后我哭了,我从未如此崩溃,从未像时下那般哭泣过,我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女儿,我感觉到她的小脸贴在了我的脸上。我开始想,我真是太幸运,我是这么的幸运,这么的幸运。

随后我想到了马克——他可没那么幸运。我和马赛尔以及另外一个队友,卡斯特罗在当晚就去医院看他了。他绑着厚重的绷带…但他身体还好。他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

到达医院之后,在候诊室我们看了电视才了解到发生了什么。大巴外有三颗炸弹。它们被藏在了路边的绿化带里。我无法真切地回忆那些细节..我也不想这么做。随后我看到了自己永生难忘的一幕。在电视里,我们的球迷们很热情地招待了摩纳哥的球迷们——由于比赛的推迟,摩纳哥的球迷们必须在多特蒙德再停留一个晚上——而我们的球迷就这么把他们请回家里过夜。这,就是我们的球迷们,他们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清楚有些东西比足球更加重要。

这也正是多特蒙德球迷们的作风,我清楚,因为他们永远都会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

图片 6

我是一个足球迷。在1994年世界杯,当我看到格奥尔基-哈吉为罗马尼亚打进那个进球后,我就迷上了足球。当时我的家在德国的迈讷茨哈根,我当时和自己的兄弟,Ufuk在家里睡的是上下铺,我睡在下面。进球后我们两个人都尖叫起来。几周之前为了看世界杯比赛,我们恳请父亲在房间里放一台电视机。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看足球比赛。我还记得罗马里奥和贝贝托最后一场比赛代表巴西的疯狂表现——足球就是如此美丽。那时候的我下定决心,这就是我要从事的运动。

在我长大的地方,不是多特蒙德的球迷就是沙尔克04的球迷,因为两家俱乐部离我们的家乡都非常近。我每一天都在感谢上帝,因为在我还只有7岁的时候,多特蒙德的教练敲开了我家的大门,他邀请我加入俱乐部的青训。同一年,多特蒙德赢得了又一座德甲冠军奖杯,我彻底爱上了这家俱乐部。

我梦想着有一天能穿上黄黑相间的这件球服。

等我到了12岁的时候,我开始进入多特蒙德的青年队,顺理成章我也搬到了这里,离我家有45分钟的路程。俱乐部有一项特殊的传统,允许年轻的球员们在一些比赛中担任球队的球童。两年之后,俱乐部也选择了我担任一场比赛的球童,那是一场欧冠比赛,对阵的双方是皇马和多特蒙德。皇马刚刚赢下了上赛季的欧冠冠军,银河战舰里星光熠熠——菲戈、齐达内、罗纳尔多、卡西利亚斯、罗伯托-卡洛斯。这些所有的大牌球星即将来到我们的球场。

我依旧记得皇马那个夜晚的那件白色队服,如此炫丽。他们也踢出了非常华丽的足球,下半场的某一个时刻,我心想,有一天,我终究会为多特蒙德踢球的。但,无论如何,我也想要尝试着为皇马踢比赛。

图片 7

比赛结束后,多特蒙德通常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球场之内,尤其是球队的球童。但那个夜晚,我不在乎。我转身告诉我的小伙伴们:“比赛结束的时候,我一定要进入场内。我要亲眼看看那些身穿白衣的皇马球员,用手指感受下那件球衣。我要见见罗纳尔多。”

所以我也真的这么做了。一切都如梦似幻,随后,我向自己保证,我永生都会记得这场比赛的感觉。

两年之后,我代表多特蒙德在德甲赛场初次亮相。那一年我16岁,成为了德甲历史上最年轻的出场球员,我的第一个主场比赛对手是沙尔克04,也是我们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威斯特法伦球场的观赛体验无与伦比——当我们和沙尔克交手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更加震撼起来——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球迷们在看台上组成了一道黄色的长城。大概有25000人站在南看台上。看台很陡,从头到尾都站满了身穿黄色球衣的多特球迷。这些球迷对我来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迷,关于球迷每个人都会赞赏自己的球队,但只要去一次多特蒙德,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意思了。你只需要环顾球场的四周,在我看来,这幅画面就像是蒙娜丽莎,一件伟大的艺术品。

这一天,当我踏进球场的那一刻,这面黄色长城是第一个映入我眼帘的东西。即便是现在,这也是我一眼会关注的。从球场的角度来看,你似乎看不到尽头…我只能这么说,你目光所到之处,都是黄色的。

这绝对是体育运动里最伟大的景象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