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CBA全明星赛在东莞举行,姚明牵头18家俱乐部联合成立了中职联篮球俱乐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职联公司),半年期间,关于CBA改革推进以及中国篮协如何逐步管办分离的会议也陆续召开,而像20家俱乐部齐聚一堂的情况,上一次还是4月底的山西太原会议。

其次是姚明需要尽快拿出对策与解决方案,以让他们与中国篮协的沟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无疑,在本月底召开的CBA联赛委员会将是姚明与各个俱乐部投资人直接沟通、共商对策的好机会。但到时他们能否就能商讨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案吗?

在中职联公司成立之后不久,中国篮协就官方宣布,管办分离方案已经得到了体育总局的批复,中国篮协将牵头成立CBA联赛公司,并将CBA的商务权和赛事推广权授权给CBA联赛公司。

另外一名中职联的相关人士则向北青报记者提供了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中国篮协占股份30%是否合理的问题。他指出当初足协在中超公司时占36%股份,外界就有些诟病,这次篮协虽然只是占30%股份,但如果剩余两家未加入中职联公司的俱乐部与篮协保持一致的话,那么他们将占到约37%的股份,这比足协的股份还要多,而这也可能会直接影响CBA公司的重要决策与决议。如果这样的话,那么CBA公司还保持的是中国篮协说了算的老样子?

关于床

但中国篮协方面却对此称,只有CBA20家俱乐部都加入中职联公司,篮协才有可能考虑中职联公司的诉求。换言之,18家俱乐部加入的中职联公司现在主体资格不充分。另外,中国篮协必须按照国家体育总局批复的成立CBA公司的联赛改革方案,中职联方面无权提出修改或补充意见。

对于会议的内容,CBA老总们都非常谨慎,姚明在两次面对记者的提问,只留下了一句话:“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字字斟酌。”而上海俱乐部新闻发言人张弛则表示,“这次会议并不是我们俱乐部的行为,篮协也有负责人参与,我们和篮协签订了保密协议,所以会议的具体内容无法透露。”

双方关系为何降到“冰点”

关于美食

当中职联公司与中国篮协的谈判暂时停滞,双方关系亟待修复的时候,这在很大程度上考验的是中职联的集体智慧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无疑以大姚为代表的中职联方面要想“破冰”有很大的难度:首先他们要想办法将山西队与浙江稠州银行队加入到中职联公司来。可是,浙江稠州银行队的总经理方俊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支持中国篮球职业化改革,但不支持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来改。方俊表示一方面他认为姚明的方案根本行不通;另一方面他认为中职联公司没有与市场匹配的商务运营能力。

花絮

姚明无奈地说:“作为联赛主管的协会或者是部门,篮协的义务在于应该对整个中国篮球发展是负责的,而我们成立的中职联就是带着这种诉求,这种愿望去发展的。我们提出的诉求他们完全不接受、不理解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

CBA公司章程改动不大,还需总局批复

再次是姚明需要继续稳固好中职联公司目前的18家俱乐部的关系。其实在当初成立中职联公司时,这18家俱乐部就并非是“铁板一块”,有部分俱乐部仅是跟随状态。昨日当听到中职联公司与中国篮协闹僵后,有俱乐部投资人对北青报记者明确说,“如果拿不到商务开发权,那为什么还要继续跟着姚明干呢。”最后是X因素:如果外界舆论导向会影响到更高一级的领导层面干预CBA改革的话,那么姚明的“破冰”进程可能会加速很多。

据记者了解,会议讨论相对顺利,对章程的改动也不大。不过,讨论的内容需要汇总至中国篮协,再由中国篮协汇总至体育总局,由体育总局最终进行批复。

为何双方关系降到了“冰点”。姚明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在与中国篮协沟通的第二次会议上,中职联方面提出了两个主要诉求:中职联公司整体加入CBA公司;CBA公司授权中职联公司CBA商务权。

姚明:不方便透露,字字斟酌

这一次“小巨人”姚明所要面对情况的艰难程度要比他此前在球场上获得一场胜利要难得多:昨日,姚明作为中职联公司的董事长与媒体见面时,谈到了目前与中国篮协就中职联公司与CBA公司如何沟通、合作产生的严重分歧。而比这些分歧更难解决的是,他们深感与中国篮协沟通的大门似乎已经关闭。姚明失望地说:“我们提出了两点诉求,他们(篮协)完全否定,完全不会考虑你,这让我们非常吃惊。篮协提出成立CBA公司对管办分离并不是实质上的东西,只是将赛事权授权,换汤不换药是我们很难接受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